• 湖南旅游攻略聯盟

    張家界一法官“收錢”450多萬/越野車側臥人行道/張家界足球聯賽開鑼/100名藝術家獻藝武陵源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微友“勇往直前”、“愛時光”爆料:


    4月8日,黃毛溪,往武陵源就快到兩岔那個水庫附近發生車禍,一輛摩托車與一商務車相撞,有3人受傷躺倒路邊!


    看樣子傷情較重,希望廣大司機控制速度,安全駕駛!


    微友“隨風”爆料:


    越野車撞上建筑護墻 側臥人行道


    4月9日,上午巖塔第二停車場門口,一越野車撞上建筑護墻,側倒在人行道上!




    有臺階、有綠化樹,有護墻,能這個姿勢側臥進去,技術難度相當大!


    法官田清勝的“發財夢”


    近日,中共張家界市紀律檢查委員會聯合湖南人民廣播電臺推出專題欄目《法官田清勝的“發財夢”》,以案釋紀!


    【第一集】案發

    上下滾動閱讀全文

      2015年下半年,一封實名舉報信寄到了張家界市紀委。寫這封舉報信的是張家界正興商貿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鄧某,舉報時任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信訪局副局長、立案庭庭長李京,收受案件當事人桑植東風置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田某的賄賂。


      張家界市紀委立即對李京展開審查,發現李京確實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了利益,并收受了他人財物。給李京送錢的人正是舉報信中提及的桑植東風置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田某。而隨著調查的深入,隱藏在李京和田某背后的“神秘人物”逐漸浮出水面。


      這個神秘人物就是李京的上司,時任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立案信訪局局長的田清勝。兩人不僅是上下級,還以師徒相稱,關系密切。


      張家界市紀委調查發現,田某因為同一件事情,分別給法官李京、田清勝送出60萬元和50萬元。那是什么事情讓田某如此“下血本”呢?


      2009年,田某看中了一塊有訴訟糾紛的地,為了順利拿到開發權并爭取到較高的回報,田某找到訴訟主審法官李京幫忙,在李京的斡旋下,田某的東風置業公司與鄧某的正興商貿公司簽訂了開發合同。事后,田某為感謝李京一次性送給他60萬元的“好處費”。


      2010年3月,兩家公司發生合同糾紛。田某的東風置業公司把鄧某的正興商貿公司告上法庭,稱對方未按合同約定履行義務,單方面毀約,造成自己公司巨大經濟損失,要求法院依法判決正興商貿公司返還前期投入的130萬元,并賠償可得利益480多萬。田清勝是此案的主審法官。


      一審判決前,田某通過田清勝的弟弟找到田清勝,請求多多關照,并承諾事后予以重謝。2010年10月,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判處被告正興商貿公司十日內返還原告130萬元前期投入,并于三十日內賠償原告可得利益384萬多元。


      張家界市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劉曉東介紹:從正常的理解來說,正興公司應該給東風公司返回這個借款,然后再支付相應的利息或者違約金。但是一般來說,判不到384萬這么高的一個數額。這個可得利益的算法有點問題,因為他這個生意不光是130萬投入就不用投錢了,肯定還要繼續投入成本才可以得到384萬的可得利益。


      判決結果下來后,田某沒有第一時間兌現給田清勝的承諾,這讓田清勝心里很不舒服。2010年12月,田清勝主動聯系田某,以弟弟要做豬肉生意為由向田某 “借”20萬元。田某明白這是田清勝找自己要報酬,于是立即給他轉入20萬元。


      然而,由于對一審判決不服,被告鄧某的公司提起上訴,二審仍在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田某再次找到田清勝幫忙。


      雖然是同一個案子再次找田清勝幫忙,但田清勝并不這么認為,2011年6月,田清勝又以同樣的理由再次找田某“借”30萬元,田某同意了。


      一次酒后,身為法官的李京當著宴請他的請托人,說道:“你們知道這個社會哪個最大?我告訴你們,是法官最大。法官代表公平正義、代表法律宣布你的死刑、剝奪你的生命,實際上,法官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裁判,既可以讓你一夜成為富翁也可以讓你一夜淪為乞丐。”


      膨脹的貪欲,通過手中的“自由裁量權”找到了出口。田清勝和李京吃完原告吃被告,大小通吃,來者不拒。田清勝甚至制定了明確的收錢標準,按照判決金額來,收取5%-10%不等。


      張家界市紀委調查發現,田清勝本人經手的案件,無一例外都被他“吃”過了,有的還不止“吃”一次。這些被他“吃”過的原告、被告以及律師背后稱田清勝為“田扒皮”。


      劉曉東介紹:以“借”為名向他們要錢的時候,一是開的口比較大(多),再一個數額比較大。就是一個案子在他手上,他找你借錢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多次。再一個他借錢的數額,可能比你想象中愿意給他的數額還要大。


      這開口到底是多大呢?張家界市紀委調查發現,田清勝竟然一次向案件請托人索要“好處費”100萬。以至于當事人事后憤憤地說:“這個案子就算他幫了忙,也不至于要100萬。他這是明目張膽地搶啊,真是太貪了。”


      那究竟是什么案子讓田清勝獅子大開口呢? 請看系列報道《法官田清勝的“發財夢”》第二集。


    【第二集】法官向案件請托人索要“好處費”100萬

    上下滾動閱讀全文



    2003年,湖南某置業發展有限公司與吉首大學張家界學院,簽訂了學院學生公寓和食堂的投資建設合同書,但后來發生了糾紛。


      2011年,湖南某置業發展有限公司的負責人王某起訴吉首大學張家界學院合同違約,案件由田清勝任庭長的民一庭審理。


      這王某跟田清勝是老鄉,也是二十多年的老朋友。老朋友有事,田清勝親自出馬,引薦了此案的主審法官李京,并當著王某的面叮囑李京必須把這個官司打贏,還要想方設法把賠償款判到最大,以便為后續運作打基礎。


      在田清勝的運作下, 2011年10月,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吉首大學張家界學院賠償王某公司3200多萬元。吉首大學張家界學院不服,提起上訴。2012年9月,雙方達成和解,賠償款調整到1720萬元。


      為了這個案子,田清勝處心積慮策劃、指揮、布置。案子一了結,他就迫不及待地向王某索要“辛苦費”100萬!聽到老朋友獅子大開口,王某才明白,田清勝煞費苦心幫他,并不是因為朋友情誼,而純粹是為了錢。張家界市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劉曉東介紹。


      劉曉東:他向王某索要100萬的時候,王某當時也負債累累,欠了別人不少錢,這個情況田清勝是知道的。但是他仍舊向他開口要100萬,因為在官司上幫了王某的忙。我們當時找王某調查的時候,王某也說當時他要的數額太大了,但是自己還是沒辦法,按他的要求把100萬給了他。


      主持人:田清勝索要天價辛苦費,除了貪得無厭,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他當時身陷期貨市場,急需資金。


      早在2000年,田清勝就涉足股市,第一次炒股就稀里糊涂賺了六七萬元。“快錢”來得如此輕巧,田清勝開始認真鉆研股票,希望通過炒股發財。2006年,田清勝又接觸到了期貨,期貨與股票相比,額度更大、品種更多、風險更高,同時回報也更誘人。


      很快,田清勝就迷上了期貨,還瞞著妻子將全部家當都投到了期貨市場,不料,在動蕩的資本市場中,他輸得血本無歸。心有不甘的田清勝想盡一切辦法找錢來“補倉”,企圖回本獲利。


      劉曉東:他當時期貨上面虧了一兩百萬,他急于把這個虧損賺回來。這100萬打到他賬上之后,可能沒有一個小時全部投入了期貨。從我們調查來看,田清勝在期貨上一共虧了200多萬。


      主持人:熱衷于發財暴富的田清勝很有“商業頭腦”,法院的同事給他取外號叫“田千萬”。隨著紀委審查的進一步深入,田清勝暗地操縱著的多條撈錢渠道開始浮出水面。


      2011年,田清勝與曾經的案件當事人田某、王某合伙在廣州成立一家商貿公司。公司注冊資金1000萬元,田清勝不想拿錢入股,卻想分一杯羹。田某、王某考慮到自己在張家界的官司都還需要田清勝的關照,便讓田清勝以弟弟田清茂的名義占干股200萬。田清勝對公司事務那叫一個任勞任怨,一到周末必定親赴廣州、湛江等地處理公司日常事務,光是往返乘機記錄就有上百次。


      劉曉東:這個公司一共就只有三個股東,那兩個股東如果在生意上有什么糾紛,意見不統一的時候,由田清勝來拍板。他在那個股東里面都叫做“大田總”,因為有兩個田總。最后他有決定權的。


      主持人:就這樣,田清勝在工作日是身穿法袍的田法官,周末一到就搖身成了商貿公司的“大田總”。此外,田清勝還放高利貸收利息、租門面收租金,跟弟弟合伙經營豬肉生意。


      在田清勝心中,錢是萬能的,任何事情只要花錢都能辦好。在這種思想的推動下,法官田清勝還干各種“提籃子”買賣。而在這過程中他的貪婪狡猾也暴露無遺。


    請繼續看《法官田清勝的“發財夢”》第三集。


    【第三集】一步步墜入深淵

    上下滾動閱讀全文


      2008年,張家界市一房地產老板找到田清勝,說他開發的金領國際樓盤二三層門面因為面積較大,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買主,希望田清勝能夠介紹人來購買。


      田清勝覺得這是一個“搞錢”的機會,于是,他找到一個案件的當事人樸某,讓他買門面。樸某答應,最后以850萬元成交。


      事成以后,田清勝又提出他在房管局有熟人,可以在辦理契稅方面適當予以優惠,并表示自己愿意替樸某跑手續。為了感謝田清勝,樸某按照田清勝提出的6%-8%稅率標準,給田清勝轉賬65萬元,并明確表示如果有錢結余便作為“辛苦費”送給田清勝,不用退還。


      田清勝忙前忙后就為了賺點辛苦費嗎?如果不是,那么田清勝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盤呢?


      張家界市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劉曉東介紹:田清勝在這個里面,明知道契稅只需要4個點,但在對方報價的時候需要6到8個點,他就為自己賺錢埋下了伏筆。對方就按照他的要求前后給了他65萬塊錢,經過我們調查,實際上田清勝只花了20多萬,其他都是田清勝據為己有。


      為了賺到更多差價,田清勝找到了時任張家界市房地產管理局永定分局局長谷某,請谷某幫忙辦理契稅減免。谷某陪田清勝找到辦證員劉某(另案處理),提出希望能夠按照2%的稅率減半征收,并明確表示事成之后,給劉某六、七萬元感謝費。


      在明知違反規定的情況下,劉某依然按照田清勝的要求減半收取契稅,實際收款17萬多元,田清勝立即送給他6.8萬元。除了17萬多元稅款以及6.8萬元的感謝費,單就這一筆“買賣”,田清勝就賺了40多萬元。


      2016年5月,田清勝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同年12月,經指定管轄,懷化麻陽苗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對他提起公訴,指控他索取、收受他人財物456萬多元,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6.8萬元。


      一名人民法官,職責是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但田清勝在金錢面前迷失了自己,把法律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成了自己發財謀利的工具。那到底是什么讓他一步步墜入深淵?


      回看田清勝的成長軌跡也許能找到答案。今年55歲的田清勝,出生在湘西自治州龍山縣他砂鄉。因為沒有考上大學,高中畢業后田清勝被招工到龍山縣人民法院工作,主要負責分發文件、打字記錄等工作。年輕時的田清勝肯學肯干,在替辦案人員打字記錄的同時,田清勝認真學習法律知識。慢慢地,他當上了書記員、助理審判員,直到后來當上重要崗位的領導干部。吃過苦、發過狠的田清勝卻認為:這時應該是“收獲”的季節了,也該為退休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了。


      針對田清勝、李京案暴露出來的問題,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迅速采取措施,進行整改。在全院開展了黨風廉潔警示教育活動,開展了司法巡查,進行了專項督查。


      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紀檢組長王暉表示:對基層法院的黨風廉政建設進行巡查,對近兩年所辦案件進行評查。廣泛聽取人大、政協、律師、案件當事人對我們法院這幾年辦案子的情況進行全面調查了解,發現問題進行查處。對選人用人、大額資金使用、干部晉職晉級進行全程監督。再就是對法官八小時之外的監督,要凈化法官的“生活圈、社交圈、娛樂圈”。


      最后,我們來聽一聽特約評論員高亞洲先生的觀點:法官田清勝之所以能把辦案辦出了生意,除了監督的問題外,更大的問題在于個人理想信念的喪失,在金錢的誘惑下,權力成了私人的工具,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權力工具化。


      權力的工具化與利益進行勾連,就必然產生權力的商品化以及權錢交易的潛規則,在這個所謂的市場里,雙方自然也不會是對等的,權力的有恃無恐,注定會在交易上的飛揚跋扈,這在法官田清勝與請托人的交易中,有非常具體的表現。


      從田清勝案來看,不僅嚴重損壞了案件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對當地的司法生態破壞,也是非常明顯的。要破除權力的工具化,加強干部用人、晉級環節的以及八小時之外的監督當然很有必要,但從根本上講,仍然在于以制度筑牢權力的籠子,規范權力的運行,防止權力的濫用。


    張家界紀委的這種反腐宣傳形式很有可讀性和震撼力!聯想起最近的一部反腐熱播劇《人民的名義》,不知大家看了沒有。


    張家界足球聯賽正式開鑼比賽

    4月8日,2017年度張家界足球聯賽在市高級技工學校鳴金開鑼比賽。

    張家界足球聯賽由市文體廣新局主辦,市足球運動協會承辦,是本市范圍內最大規模的單項體育賽事。據了解,該賽事迄今已連續舉辦4屆,2017年共有260余場比賽,分別有來自全市兩區兩縣24支球隊,近800名參賽球員參賽。賽事還并吸引了周邊湘西、常德、岳陽、長沙的球員參賽,甚至還有來自美國、泰國、韓國等國際友人參賽。張家界市聯賽包括張家界足球超級聯賽,張家界足球甲級聯賽和張家界足協杯賽。(記者 庹興亮)


    可惜小編不會踢球,不然也想報名去賽賽!


    范迪安等全國20位著名藝術家獻藝武陵源


    4月9日,筆者自張家界市油畫學會獲悉,11-14日,2017寫意瀟湘·中國寫意油畫學派張家界寫生創作研究活動將在武陵源進行,屆時,來自全國各地的20位著名藝術家將在天子山、袁家界等核心景區以及“五號山谷”民俗揮筆獻藝。


    據了解,參加此次研究活動的除了全國政協委員、中央美院院長、中國美協副主席、北京當代中國寫意油畫研究院名譽副院長范迪安,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院長、教授余丁等20位著名藝術家外,還有慕名而來的80多位油畫家、學生以及美術愛好者。世界地質公園內、罕見沙石峰林間,一場油畫盛宴即將開啟。


    據介紹,多年來,武陵源風景名勝區因獨步世界的砂巖峰林地貌吸引了眾多來自西班牙、俄羅斯等世界各地的畫家、攝影家前來獻藝,但如此高規格、大規模的藝術創作活動尚屬首次。(通訊員 黎國平)


    武陵源絕美的風景,就是最好的藝術創作基地!


    謝謝本期微信爆料微友“勇往直前”、“愛時光”、“隨風”,6.66元微信紅包請與編輯聯系。歡迎微友積極爆料!


    舉報 | 1樓 回復
    亚洲AVAVAV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