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旅游攻略聯盟

    11塊,66公里,340分鐘,株洲長沙雙城記 影像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株洲到長沙的距離,66公里。

    每天往返兩地的單程票,11元。

    上班和下班花費的時間,340分鐘。

    這些數字,組成了一個年輕人每天輾轉于株洲、長沙兩地上班的歷程。


    文|范思鼎 圖|記者 楊抒懷 編輯|江芬


    一天,我問老婆:“今天周幾啊?”


    老婆說:“周二。”


    我的第一反應是:“怎么可能?!我覺得至少周四了!”


    這不是因為我厭惡工作而造成的度日如年感,而是確確實實因為我的每天,都會經歷兩個黑夜:晨起的五點二十,和晚上的八點十分。前者是我鬧鐘的時間,后者基本上是我到家的指針狀態。


    我是一名媒體從業人員,住在株洲河西,上班在長沙河西。長沙有我熱愛的工作,株洲有我眷戀的人。每個工作日,我都會往返兩地,用到的工具有家轎、公交,還有火車。


    沒錯,“火車上下班”是我比在北京工作的燕郊人民更有特色的地方,我們的相同點就是披星戴月,早出晚歸。


    有人安慰我說,你這是大都市的生活節奏啊;也有人奉勸我說,趕緊找個合適的工作,結束兩地狀態。


    曾幾何時,我也是可以睡到太陽曬屁股,才爬起來上班的,但人生的魅力就在于,你不可能永遠保持一個狀態,更何況是一種慵懶的狀態。換了份工作,換了個環境,對我來說,更大的體現,就是這種顛覆式的活法。


    本人自命意志力堅強,記得研究生期間,有一個月的時間,我都只吃兩頓飯,不為別的,就為體驗釋迦牟尼“過午不食”,看看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到底是什么日子。所以,在面臨生物鐘的巨大變動之前,我的心理早有足夠的準備。


    第一次五點二十起床,沒有想象的那么艱難,相反,為了不讓鬧鐘聲音吵到老婆,我必須迅速反應,將鬧鐘拍熄。洗漱后,就沒有富余的時間了,“嗦粉”這事兒可以說與我絕緣,我只能把面包和水瓶塞進背包里,待到火車上,獨自啃咬,每天如此。


    其實上班火車還不是最頭疼的,麻煩的是,下班的那趟火車。單位距離火車站的正常公交時間約50分鐘,而最合適的一趟列車的發車時間僅在標準下班時間的一個小時以后就發車。換句話說,如果不堵車,如果不加班,我還能偷偷早退一點點的話,在發車前10分鐘,我是可以趕到火車站的。可是如果沒有這些前提條件呢?


    最迅猛的解決方案是公交跳地鐵加全程飛奔,運氣好,我能順利坐車,運氣不好,只能望表興嘆了。而這其中經常讓人暴怒的是,當你上氣不接下氣地趕到地鐵站,幾乎已經直不起腰,抬眼一看提示牌,發現下一趟列車通常還有7分鐘,這已經不是“我伙呆”抑或“草泥馬”可以描述的內心狀態了。


    人生難免艱難,這也是一種風景,如果你懂得欣賞的話。當我遇到如此際遇,我也通常拿這些“精神鴉片”麻痹自己,并自我憐憫道:“你看你比別人都辛苦,總會熬出來的啦。”


    但好像事實不是這樣。你會發現,早上的路邊攤上已有騰騰的熱氣,跟你一起坐首班公交的人可以填滿車廂里所有的空座,火車站的清潔工人在你還在趕路時已拖了整整一車的垃圾,甚至就在你身邊,你的同辦公室的同事,他們即便在長沙市內,回家的路也需要倒上兩個小時。


    原來,你沒有那么特殊。


    它要求你起得很早,但至少可以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它讓你每天有5個小時的時間消耗在路上,但你可以放空和思考;它使得你總是覺得自己在疲于奔命,但若干年后回頭再看,會不會也是自己的一筆人生經歷。


    最后,謝謝我的老婆,早起時,我能看到她頭天晚上給我灌滿的熱水瓶,晚歸時,我能吃到她掐著時間節點做好的飯菜。這令我非常知足。


    哦對了,聽說燕郊已經開通了到北京的高鐵,看,我真的就是個一般人兒。


    對于范思鼎來說,五點起床其實不難,六七點是最難熬的一段時間:度過了剛剛起床的精神頭兒,疲憊和睡意開始了第一輪襲擊。


    在火車上,范思鼎是孤獨的。由于列車要么始發,要么開往終點站,一般鄰座上都沒什么人,只有手機始終相伴,而且路途的信號分外失常。


    上車找座位,可以說已經是范思鼎再嫻熟不過的事情。兩個月的火車上下班經歷,讓他已經有一個本領:通過座位號,就能判斷自己是靠窗靠走廊,還是中間座。


    沒有比午休更重要的事了。范思鼎說,如果他中午沒有在辦公桌上趴著睡上一個小時,那毫無疑問,下午站著都能睡著。


    老婆是非常貼心的,她深知一天勞累的范思鼎需要什么口味,咸淡和葷素,她都會考慮周到。


    老婆曾勸他,要不帶飯去上班,范思鼎堅持不要。他知道那樣也許飯菜會好一點,但是怕給老婆增加麻煩,他寧可還是每天排隊去等盒飯。


    范思鼎的一天由三種交通工具構成:私家車,公交和火車,私家車會把他從家里載到公交站,而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車技過關,可以直接從家里開車到單位。


    本文來自第357期《晨報周刊》現場。





    舉報 | 1樓 回復
    亚洲AVAVAV天堂